新闻中心
公司信息
郑永年:贸易战与特朗普的国际新秩序(图)
  • 来源:ag亚游官网 最佳
  • 发布时间:2019-05-06

对特朗普来说,加拿大与朝鲜没有区别,都是主权国家,两者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别并不重要。

但对以前的美国政府来说,这两个国家完全不一样,加拿大是盟友,朝鲜是邪恶异类。 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在加拿大的G7峰会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吵架,但他在新加坡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很友好,这种行为是其他美国总统做不出来的。

以前西方用意识形态处理问题没有解决好问题,所以特朗普就想寻找另外一种方式——以利益建立国际新秩序。 利益基础之上的国际秩序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什么都可以交易。 所以特朗普对欧盟的态度与对中国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今天,特朗普打的贸易战不仅仅是对中国,印度、巴西、欧盟、加拿大等国家也是特朗普贸易战的对象。

然而,我认为特朗普不太可能成功建立起一套基于利益之上的世界秩序。

美国国内的力量太复杂,意识形态的力量还是很强大,强权政治的力量还是很强大。 所以特朗普的贸易战不仅要看特朗普,还要看他身后的人。 美国政府中的商人派还好对付,用人民币能解决的问题是最好的。 但如果人民币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是冷战。

特朗普背后有很强大的冷战派,他们想把中美关系引向冷战。

冷战是美国的传统思维,美国新保护主义一直在找机会对付中国,无论是台湾问题、南海问题,美国一直在找茬。 美国非常有自信能通过冷战把中国打败,但打败并不是说美国要占领中国。

中国的有些战略学家认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 美国人说,我干嘛要跟你打仗,现在不是帝国主义时代了。

美国主要是想把中国打下去,没有能力挑战美国,美国不需要同中国打热战。

美国不想跟你打热战,美国人很清楚中国的弱点在哪里。 美国为什么能打败那么强大的苏联?原因很简单。

苏联完全是计划经济,完全是国有企业,没有私营企业。 二战以后苏联经济发展的历史就是国民经济军事化的历史,到最后就变成苏联的军事利益集团主导了国民经济,所以搞得国家很穷。 美国没有国有企业,美国通过民营企业、私营部门同苏联进行冷战。 里根的经验非常成功。

中国的弱点也一样。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政府的4万亿人民币全部投进了国有企业,这使得中国的经济结构越来越坏。 美国如果跟中国打冷战,也是要引导中国进行国民经济军事化。

中国的体制一看到像美国这样的外在威胁,肯定将大量的投入注入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的作为大家都是知道的。

为什么要跟中国打冷战?我觉得美国对中国有三个冷战判断。 这三个判断和1945年美国对苏联的判断几乎是一样的。

当时美国驻苏联的大使乔治-凯南写了一封8000字的电报,列举了他对苏联未来政治走向的判断。 今天美国对中国的判断是什么?第一,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与西方不一样,他们称之为中国的权威主义。

美国发现,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仅对中国有效,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也越来越感兴趣。

第二,中国的经济是国家资本主义。

美国认为,国家资本主义使得美国企业在中国没有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中国的国有企业走到海外也是只讲政治原则不讲经济原则。 第三,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进行所谓的“新扩张主义”,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把中国的“一带一路”解读成扩张主义。

从中国角度来说,美国的三个判断完全是意识形态上的偏见。

但我们有些地方确实需要反思。

现在中国有些人唱得太高调,尤其是对比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 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中国制造2025”。 现在的贸易战就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就像德国工业版一样,其实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而提出的发展战略。 但很多人到处宣讲,让美国人误以为“中国制造2025”的唯一目标是要赶超美国,这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中央把“一带一路”定性为“倡议”,并且强调机会和利益是属于大家的,这个非常好。

但我们的外宣把“一带一路”声势造得过高。 大家为了经济利益,为了政治上正确,任何东西都跟“一带一路”联系起来。 歌唱、书法甚至数学都和“一带一路”联系起来,这是非常致命的错误,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当然会因此怀疑“一带一路”是中国称霸全球的抓手。

“一带一路”本身就是经济发展的项目,但我们把它变得高度意识形态化了。

第三,中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路径。

习近平主席亲自讲我们不输入模式也不输出模式。

但学术界有人到处讲,中国模式是最好的,已经超越西方。 习近平主席明确说我们这个模式不是说要取代西方,只是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

我们的宣传部门没有说清楚这一点。

我们总是批判人家的冷战思维方式,但我们脑袋里冷战思维方式也很强大。

民族主义太强大了不好。

虽然民族主义是需要的,但要一种理性的民族主义。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故事多好,从那么穷的一个国家变成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1981年我上北大的时候,中国人均GDP还不到300美元,现在都已经9000多美元了。 我们这么大的国家40来年有7亿多人口脱贫,这是世界经济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政治上我们也探索出来自己的一套道路。 我们的外宣应当讲好这个故事,而非越讲人家越害怕你。 美国挑起贸易战也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刘鹤副总理今年去美国主要谈农产品和石油的进口,我觉得这很好,美国终于找到可以卖给中国的东西,因为美国的高科技产品禁止向中国出口。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业国,有大量的农产品可以输出到中国。

但农业产品进口太多,势必对中国自己的农业造成巨大伤害,农产品的进口应当限制。

按照中国70%城市化的规模推算,即使实现了城市化,中国起码还有四五亿的农民,他们以后怎么办?如果中美贸易能在能源领域有突破的话,是一件大好事。 过去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责任在美国,因为美国不想卖高科技的东西给中国。 但石油没问题,中国恰恰又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虽然500亿美元或者1000亿美元的贸易战对中美两大经济体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美国冷战派目的不在此。

特朗普不看意识形态,不关心中国属于什么样的政治制度。

特朗普背后的冷战派特别关心中国的政治体制。 特朗普本人不在意,他只看贸易数据。

如果只是数据问题,并不难弄。

但如果是技术冷战,美国以后对中国的技术发展会越来越怀疑,包括我们的“千人计划”。 美国认为中国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主要是西方技术的帮助,中国利用廉价劳动力加工后再出口欧美,所以这次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瞄准了“中国制造2025”的项目。

中国不可以对技术冷战掉以轻心。 对美国的冷战派来说,中美贸易战只是一个开端。 现在中国很多人也向现实主义转变了,意识到中美冲突的可能性。 以前他们说中美互相依赖,说中美是“夫妻”。

夫妻离婚也是很容易的。

一战以前欧洲国家之间的贸易依存度比现在中美之间还要高,但是欧洲国家之间还是发生战争了。 贸易的互相依存能缓解国家之间的一些关系,但不能阻止冷战甚至是热战的发生。

中美两个核大国之间不可能发生热战,但冷战有可能。 贸易战首先要减少中美之间的贸易依存程度,如果两个国家贸易脱钩了,冷战的爆发就变得更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