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区服务
记者节后调查:手机“压岁钱”成过年新玩法
  • 来源:ag亚游官网 最佳
  • 发布时间:2019-04-01

水母网2月13日讯(YMG记者李珑实习记者林芋竹)都说过了正月十五这个年就算是过完了,春节长辈给晚辈发红包的传统今年发生了不少变化。

记者调查发现,年轻人更热衷于微信红包,红包的价值也从200到2000元不等。 手机“压岁钱”成了过年新玩法“老辈子发红包,晚辈必须早早来给长辈磕头,磕出响来,才有红包。

我们那时候,一个红包1毛钱。

到你爸这一辈,多的能给5块钱。

”福山区清洋街道城里社区,67岁的李先生一边将红包递给9岁的孙子晓晓一边说。

晓晓并没给爷爷磕头,说了声谢谢就跑去找小叔接着要红包。

不过,他对小叔说:“微信红包发给我吧,我会提现,而且还要跟同学抢红包玩。 ”小叔直接转了3个200元红包给晓晓,孩子乐得抱着小叔就亲了一口。

李先生发现,今年过年红包的变化挺大。

只有他们这一辈人准备了写着福字的红色纸封,儿子侄子这一辈儿,都在用手机发红包。 家里从40岁到28岁的小一辈,成立了一个抢红包专用群,把7个孙子孙女们都拉了进来,玩起了不同规则的抢红包游戏。

还没有结婚的小叔,大年三十一个晚上就在群里发了几十个红包让孩子们抢着玩,发出红包总额5000多元。

不过,群里的规矩也是提前说好了,小孩子不准发红包,抢到的红包要提现存起来。

让李先生惊讶的是,除了不到两岁的小孙子,孩子们都有自己的银行卡。 抢来的红包可以转到卡上再在手机上转定期,这让他觉得很神奇。 中年白领过年发了3万红包“岳父岳母这边是1万元大红包,爸妈那边给了5000元……”乘坐年后最后一班长途车,在烟台工作生活的市民曲先生回济宁一个小村庄过除夕。

曲先生大学毕业进入烟台一家A股上市企业工作,如今年薪20余万元。 因为工作忙,他和岳父母住在一起,7岁的儿子平时由老人照料。 他把今年最大的红包给了岳父母,主要是感谢老人平时帮助照看小孩,十分辛苦。

用厚厚的红包表达感谢,在他看来是一种最实在的感恩。 在济宁老家,他呆了3天,准备了2万元的红包。 没带儿子回老家,主要是因为不想和亲人们“换红包”,就想实实在在用红包表达对亲人的爱。 “老爸老妈5000元,差不多是他们在家种一年地全部的收入。

”曲先生告诉记者,再就是侄女刚生了儿子,给了600元,当姥爷的感觉让40岁出头的他觉得很有趣。 亲姐姐家的孩子给了1000元,亲大爷去世了,留下的大奶奶快80岁了,也给了1000元。

另外,他还准备了一些小红包,每个装100元全新的人民币,走亲戚时见孩子就分分,大家都欢喜。

“忙活这一年,为的就是这一刻。 ”送出了3万多元的红包,曲先生觉得兴奋又幸福。 电子产品和金币等备受青睐孩子们拜年时收到来自长辈的压岁钱,其形式就在不断发生变化,一些生肖金币、iPad、手机等产品逐渐代替人民币成为一种较为流行的“压岁钱”。

60后的隋女士回忆称:“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

因为那时候每家每户孩子比较多,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富裕。 因此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穿新衣服、吃到鱼肉。 只要能有新衣服穿就很满足了,并没有所谓的压岁钱,有的话最多也就几毛钱。 ”80后的压岁形式则发生了变化。

除了过年有新衣服穿之外,过年一般都会从长辈那里收到压岁钱。

杨女士称:“每年过年收到压岁钱都特别开心,一般都是10元、20元至几十元不等,拿着压岁钱可以买到自己心仪的礼物。 ”00后作为新一代,出生在经济发达的今天,其压岁形式也发生各种演变。 一位00后的小朋友告诉记者,他每年都会收到压岁钱,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问及今年更希望收到什么,他表示更希望爸妈能送给自己一个iPad,很多小伙伴都在用。

在外工作的王先生过年回到家,自然也少不了给家里的小孩子带礼物。

王先生给家里的小孩子带的则是带有金鸡图案的金币,寓意金鸡报喜,很Q,很有意思也很与众不同。 王先生称,每年都给孩子红包已经没什么新意,相反,现在一些带有生肖的金币、电子产品等却更受青睐,更能让小孩子惊喜。

节日小调查:今年红包在翻倍大学毕业留在烟台工作的陈先生今年带着女儿和媳妇一起回吉林白城过年。

在外工作5年多,他也从以往独身一人回家变成了携家带口回家过年。

给外甥和侄子们的红包,从刚开始的100元,200元,到去年的500元。

今年,老家的三个孩子他每个人都包了1000元的红包。

“今年我们也有孩子了嘛,而且是家里最小的,大家肯定也要给我们的。

”陈先生说,所以每个红包都翻了一倍,不想让老家收入不高的哥哥姐姐们吃亏。 即便是普通朋友之间的红包,也从100元普升至200元。 三站小商品批发市场玩具店老板林女士准备了几十个200元、600元、1000元的红包在包里,这些天朋友聚会或是走亲访友,关系好的就给600元,普通朋友的孩子给200元。 要时平时欠了人情的,就给1000元的红包。

“总数和单个数额都比往年翻番了,对我们做买卖的人来说,这是个平衡人情的好机会。 ”林女士说。

80%的受访市民表示,今年单个普通红包至少要包200元,亲戚之间600元是正常数额,而双方都有孩子的亲友,不少人选择了“不交换”红包免去麻烦。

在烟台工作返乡过年的30—40岁人群红包发放数额最高,在3000元—3万元之间。 给老人包红包的中年人多以40岁左右的受访者为主,数额从600元到数万元不等。 虽然不少人为此花光了年终奖,不过他们中绝大多数对这个甜蜜的“负担”坦然接受,表示乐此不疲。